tomorrow

(;`ヘ´)  (`へ´*)ノ

九九和苏苏٩(๛ ˘ ³˘)۶

假想了下来世苏凰  文艺版  本人画渣  勿喷

被森林覆盖的城市。

(苏凰续文)斜日杏花飞

距离他们离京,已有三个月。
大梁北境。
“长苏,长苏……”
蔺晨伏在榻边呼唤着梅长苏的名字,希望能为他带来一点生气,可是无用,梅长苏的眼睛依然半眯着,空洞无神。
“蔺晨……”
梅长苏的声音沙哑。
“嗯,我在……”
“你就当,是我活该吧……”
蔺晨眼底的光熄灭下去。
一.波渺渺
南境穆府。
霓凰捧着梅长苏的绝笔书,泣不成声。
“来人,将宫羽姑娘送走吧。”霓凰背过身去。
泪水将薄薄的信纸打湿,红丝带缓缓飘落。
她已不想再说什么。她心痛,她觉得,再多走一步都是煎熬。
脑中满满都是回忆,关于他们的。虽然很难过,但是能让她陷入暂时的快乐。
多么可笑啊,明明是他先弃自己于不顾,她还这样想着他。
“我不会再离开你了。”
这句话说了多少遍,不过是一个美满的谎言而已。梦应该醒了,他回京只是为了翻案,而不是为了自己,不然为何不愿告诉她他的真实身份。到头来,只不过是自己,在自欺欺人而已。
北境。
宫羽走了进来。
“蔺公子。”
“宫羽姑娘,你怎么来了?”蔺晨有些惊讶。
“现在想出救宗主的办法了吗?”宫羽深深地看着梅长苏,仿佛在做什么决定。
“……还没有。”
“真的……没有吗?”
“我知道,你……”蔺晨出声,却被宫羽打断:“若真的没有,那就让我来吧。我有办法。”
“啊?”蔺晨百思不解。
只见宫羽掏出了一个精巧的小瓶:“就是它,现世绝药,白蕴胆。”
蔺晨的回忆涌现上来。当初自己除了冰续草,也想过这个方法,但后来被梅长苏的话震慑到,且这白蕴胆乃是绝药,便断绝了这个想法。白蕴胆固然是好药,但是太过猛烈,需吸取一人全部元气方可用。也就是,以命换命……
“宫羽姑娘!”
“蔺公子尽管下手吧,我知道你懂怎么治疗。而且这是我自愿,我也查过相关典籍,用此药无需双方清醒,你事后瞒着宗主便是。”宫羽轻声道。
“你真的,想好了么?”蔺晨不可置信地看着宫羽。
“只要让宗主活下去,宫羽做什么都愿意。”宫羽的手附上梅长苏苍白的脸,柔声说道,仿佛天地间就只有他们二人。
“……好吧。”蔺晨颇为郑重地接过了瓶子:“姑娘请随我来。”
她为了什么呢。
她明明知道,她的死对她毫无好处,可是为了让他活下去,她也愿意。她知道,把她的命续给他,只是让他找另一个女人而已,而她,自此就完全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了,无声无息。
可是她愿意。从此,她就活在他身上了,不是应该高兴才对吗?
还是,高兴得感到悲伤了呢?
一个时辰后。
梅长苏的脸渐渐红润起来,只有蔺晨知道,一个叫宫羽的女孩,带着对梅长苏深深的祝福,永远消失了。
第二天。
申时。
正午的阳光正好,大漠的黄沙夹杂着星星点点的绿草,却依然活得翠绿。
北境营帐。
大多士兵们都已外出了,斜斜的日光打在榻上的人脸上,使得那苍白的面容也显得柔和起来。
蝶翼般的睫毛微颤。
梅长苏在静谧的光中醒来。
这样的阳光无疑是明媚而温暖的,却刺得他睁不开眼。梅长苏紧皱眉头,重新闭上眼再睁开,缓缓起身。
恍如新生。
如同隔世。
“蔺晨……”梅长苏目光含笑地看向伏在榻边呼呼大睡的人。那人听见有人叫他,立刻惊醒了。
“长苏……长苏!”蔺晨揉揉眼睛,欣喜地笑起来:“你终于活过来啦!你……你担心死我了知道么……”
“什么呀……”梅长苏嘴角勾起一抹好看的笑来。
蔺晨又恢复了他玩世不恭的样子:“还不是你吓的。你当时,比死人还像死人,我都不敢治你。”
然而梅长苏却在他眼底看见了一点悲伤。虽然只有一点,可是却使他也感到了难过。
好像有什么,彻底离开了,他们的生活。
“蔺晨。”梅长苏唤道。
“嗯,听着呢。”蔺晨心不在焉地回答。
“好好听我说话。”梅长苏头一次在蔺晨面前严肃了起来。
“怎么,梅宗主发威了?”蔺晨虽不情愿,但还是别过脸来。
梅长苏盯着他的脸足足看了好几分钟。
“哎,我知道我长得好看,可你也不用这样看吧?”蔺晨被梅长苏的目光盯得有些心虚。
“还不准备告诉我吗?”梅长苏的声音平静如水,却有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。
“……告诉你……什么啊?”蔺晨躲过他的眼睛看门帘外。
“你都心虚了。”
“靠!”蔺晨终于把脸移过来看着他了:“就就就就你这眼神,没事都能被你看出有事来!”
梅长苏又在蔺晨眼里看到了犹疑。
这家伙,终究不擅长伪装啊。梅长苏在心里微微叹了口气。
“你不告诉我也可以,我自己去查。”梅长苏看向蔺晨的那一窝鸽子:“要是被我查到了,你知道是什么后果。”
“什么?”
梅长苏指了指他的宝贝鸽子。
“不要啊!”蔺晨跑过去抱住鸽子窝,用一种仇恨中带着绝望的眼神看着梅长苏:“别动我的鸽子!”
“蔺晨,是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,都不能告诉我?”
“不是不能,而是怕你听后受不了再昏过去,”蔺晨还有些后怕:“这样就再也没人救你了。”
梅长苏神色一变。
蔺晨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。
“你……真的要听?”
“要。”
“好。”蔺晨下了很大决心似的说着。
“是宫羽,用她的性命,换了你的性命。”
梅长苏的面容僵住了,半晌才回过神来。
“宫羽……为了救我……死了?”梅长苏的声音颤抖,双目的光芒渐渐黯淡下去。他转而看向蔺晨:“是这样的吗?”
蔺晨看他的模样有些于心不忍,看来宫羽说得没错,确实应该瞒着他。
蔺晨闭上眼,深吸了一口气:“是。”
“是什么是!”梅长苏怒吼起来:“蔺晨!你是不是聋了,我那天说的话你就一点也没有听进去吗?你让宫羽救我,我活下来了,可她呢?!这对她来说有什么利益?你还不如说,我这条命,是偷来的,抢来的,不光彩!”
梅长苏平日不温不火的眼里,现在熊熊燃烧着怒火。除了气愤,如今更多的是对宫羽的歉意与悲哀。
他无法给宫羽什么,虽然她对他的情意,他早已发现。然而他只是淡淡地回应,他不曾想过越过那道坎,他们能给对方带来什么。他断然没有想到,宫羽会为了他这样。他确实什么都没有给宫羽带来过。他对宫羽,更多的是愧疚。
多傻的姑娘啊,临死前还要瞒着他……只是不愿意让他心里不好受而已。
北境的军中,少了一抹瘦弱而坚强的身影,他们的生活中,少了一个月光般的恬静,溪水般的清澈。
大渝一战大捷,北境全军顺利回京。萧景琰没有在军报上看见梅长苏的名字。
景琰心中是有点小希望的。
既然没有梅长苏的名字,那也不代表他死了是不是?说不定他还活着,只是不为名利,回到江左了,不是没有这个可能。
梅长苏确实回京了。但他没有告诉任何人他活着。他要看看景琰统治下的大梁是什么样子,是不是一个太平盛世。他确实做到了,但是有许多事情他是触及不到的。他要为他铲除这些危害,他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。
“那霓凰呢?”正在听他说话的蔺晨开口了。
“霓凰……”
这是梅长苏回京以来的第一次沉默。